简体 | 哈语版 | 返回首页

首页 阿勒泰概况 政务公开 网上办事 政民互动 服务三农
更多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图片新闻

哈萨克族歌舞诗《迁徙之路》

作者:     发布日期:2011/2/16     点击数:6328

        本网讯:(新疆都市报记者 蒋小寒 唐晓波 摄影)《迁徙之路》是阿勒泰市文工团耗时两年编排的一出四幕大型歌舞剧。剧情展示哈萨克族从过去逐水草而居到乔迁现代新居的历史迁延。剧目以庞大的演员阵容、唯美的哈萨克民族服饰、因剧情量身订做的灯光效果,表达了阿勒泰地区哈萨克牧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和对党和政府给予高度关怀的感激之情。此剧于2011年1月16日在阿勒泰市民族文化中心首次公演。得到了观众的热烈掌声和广泛好评。

盛大演出
  前一晚刚刚参观了哈萨克民俗展,没想到,还有一场更盛大生动的演出在等着。
  阿勒泰市民族文化中心,观众席已经座无虚席,灯光暗淡下来。大幕轻启,一座假山、一位白袍老者,棕熊伴立在身旁、岩羊在半山坡一隅,仿佛人的灵性再现……
  序歌响起,悠扬的琴声穿越时空。蛮荒时代,迁徙之路就此踏上征程……?
  这是虚构的克兰圣人。克兰圣人,是阿勒泰地区民间传说中的神话人物,传说他专为人类、所有生灵和大自然祈福。克兰河由北向南穿过阿勒泰市区,由大小东沟汇流而成,被阿勒泰人民亲切地称为神圣的母亲河。序歌完毕,克兰圣人苍凉独白:哦,我的苍天,让我们远离愤怒和仇恨,赐予我们善良和爱心吧!放眼未来,为我们指点迷津,让我们找到幸福之路吧!
  从克兰圣人的独白中,已隐约窥到剧目的全篇。所有的人都被陶醉在其中,也就有了想见剧组人员的念头。
  在金桥宾馆,见到了阿勒泰市艺术团的团长——加林。加林是典型的哈萨克族人,很年轻,有着柔和的面孔和微笑。
  他介绍说,剧本是委托阿勒泰市克木齐乡的老教师哈德尔·朱马汗编写的,加上道具的设计制作、排练的时长等筹备共花了近两年时间。
  这幕剧的诞生对很多想要了解哈萨克族民俗文化的人也是一个很好的交代。剧目中的演职人员、服饰、音乐亦是根据剧情需要量身订做,是哈萨克民族文化的微观缩影。比如说,剧本创作中使用的很多是非常古老而又原始的词汇。因为翻译到位,整个剧情对诗歌节奏特点的把握和理解都相当贴切。
  加林介绍,起初,考虑到经费的限制,整个四幕剧的音乐由演职人员创作完成,历时15天。到后来却成为每个演职人员发挥自己特长的最佳方式。每日排练与不断深入剧情,很多人都已经与剧幕中的角色无法分离开来。这也使得音乐能提前并且保质保量地完成。
  整个剧幕以展现阿吾勒(哈萨克语“家乡”的意思)从逐水而居的游牧生活到搬进新居为线索来表达深切的感激之情。
  

狩猎者的忧伤
  四幕剧这种起源于欧洲的戏剧形式,以音乐与歌舞的相互烘托来完成重大场面与情景的发展变化,可以讲述一个完整的史诗般的历史画面,就像在表现江河呼啸、山川清雅的深邃意境以及人类内心复杂情感时要以交响乐的形式完成一样。
  哈萨克民族多元化文化不是由单一形式组成,而是由其历史的宏大结构与生活的细微点滴汇合而成。《迁徙之路》的创作正是基于哈萨克民族悠久的民俗文化,结合现代生活的变迁而起,在展现民族特性与民俗风貌上不忘融进目前生活状态的一个时代过渡。
  发源于阿尔泰山的额尔齐斯河化身为叶尔特斯老人的形象,象征着父母,吾热帕克(“后代”之意)才能跳起欢快的哈萨克巴特尔舞。以克兰圣人的苍凉独白为一个隐喻的线索,是以“神”的旨意引领着他所观望的世间子民走向他祈福的幸福之地。“你们或哭或倒下都应向额尔齐斯河那样,为民而泣/为民而涌奔向万丈悬崖”他每一幕的出现,完成一个既定的目标,即提示剧情的开端、发展、高潮和尾声,他的独白是一个隐形的指挥棒,带领着大家从迷茫到清晰再到坚定的信仰的达成。
  第一幕中表现了蛮荒时代哈萨克族牧民迁徙的艰辛与生活的抗争,在此状况下,依然对生活充满热爱及向往。百年来,在与自然的风霜雨雪搏斗中,哈萨克族先民们为了获得幸福的生活,曾经祈求过神仙、膜拜过英雄,但都无济于事。生活是严肃和理性的,必定伴着无法抗争的自然力量。这时的人们像是在迷航的混乱中找寻希望的灯塔,却只见茫茫黑夜和狂风骤雨。第二幕,微弱的灯光再现,让人忘记困苦,只想欢欣雀跃。第三幕则表达了人们对于信仰的不可玩亵,剧情是以《狩猎者的忧伤》诠释。
  《狩猎者的忧伤》是以哈萨克民族的民间曲调表现。哈萨克族民间流传着这样的传说:兄弟俩捕猎,弟弟把哥哥误当猎物打死,把这个消息不知道怎么告诉乡亲和嫂子,弟弟就用这曲子来表达悲痛之心。在哈萨克族人的心里,斯布孜格就是哀怨的叹息,每每听到这种乐器响起,就明白又有人伤亡或者离开人世,这是哈萨克族最古老的乐器之一,是哀鸣的代言。
  画面上,等待丈夫归来的妻子,怀抱刚刚出生不久的婴儿唱着缠绵的摇篮曲,当弟弟的斯布孜格吹响,摇篮曲瞬时变为痛彻心扉的哭泣。
  第四幕则表达乔迁新居的喜悦。在欢快的哈萨克族民歌《加尔,加尔》中结束,圆满的结局正如转场到夏季牧场中的牛羊一样,在银色的月光下啃噬嫩草的清香。“奶皮子上羔羊可以撒欢/乳香能滋润你的心田/马肉驼肉牛羊肉和巴吾尔萨克/是我天下皆知的待客之道”,伴着它们的,是欢乐的阿肯弹唱会。

牧民的幸福
  在阿尔泰山与额尔齐斯河畔坐落的金色阿勒泰,居住着很多纯朴的哈萨克族居民。他们祖辈生活在这里,在自己的阿吾勒生儿育女,他们热爱这里,生生不息。我们不得不去关注那些红瓦白墙的庄园,我们的泪水似乎也有自己的信仰,它们自行涌动、离散。
  是的,随着政府对阿勒泰“定居兴牧”工程的实施,广大哈萨克族牧民认识到,只有党的富民政策才是最终获得幸福的源泉!只有定居才是牧民的根本出路!同时,通过此剧,这里的人们向世人尤其是向年轻一代介绍了即将被遗忘的哈萨克族传统的游牧生产生活习俗,力求传承独特民族文化。
  这是一次盛大的演出,亦是它跨越天堑到达彼岸天堂的有力呈现。
  2010年阿勒泰遭遇60年不遇的大雪灾害,灾害酿成了很多悲剧的发生,很多牧民的房屋倒塌,牲畜冻死。严重影响了牧民的基本生活。当宽大的银幕背景上,出现那熟悉的国家领导人的身影,这里的哈萨克族居民深深体会着“勤政为民”的含义。人定胜天,在现实的考验下,党和政府与灾民并肩作战,我们安然度过难关。
  而那些红色屋顶与白色围墙铸就的新居就是此四幕剧的主要“角色”,此剧亦是建党九十周年最好的献礼。
  正如剧目尾声旁白所展现的那样:就这样,叶尔特斯老人率领的迁徙队伍,历经千山万水,最终走进了莺歌燕舞、欢声笑语、和睦团结、幸福富裕的现代社会,迁入了新居。
  克兰圣人带着棕熊、岩羊等坐骑,翻过阿勒泰的雪山顶,走进了茫茫的云海里。只有那些山崖壁画记下了他永远的足迹。
  家园是倾注的爱,是美妙的天堂,无论是“巴塔”还是“恰秀”,那深深的弯腰鞠躬和糖果被抛洒到空中的祝福就是最至高无上的献礼,就让我们在掌声与欢快的《加尔,加尔》集体歌舞中结束尾声吧!

 

  团结和睦是我们的传家之宝
  保佑着各族兄弟共同进步
  来吧兄弟姐妹远方的朋友
  让我们携起手来永世之好
  亲如一家靠的是兄弟的智慧
  不断向前靠的是党的领导
  我们传承的美德是热爱家园
  家园永远是温暖的源泉